广州地下排水系统 难承载城市飞速扩张

2014-08-17 21:32:54 更新  |  来源:  |   次阅读
       广州内涝之后,越 来越多的人憧憬巴黎可通车舟的地下排水系统。而专家认为,排水系统建立在城市可控性之上。巴黎百年前的设计是基于对城市百年后发展的一个合理预期,而对于中国大多城市而言,城市发展是难以控制的
  “落雨大,水浸街, 阿哥担柴上街卖,阿嫂出街着花鞋。”
  这首代代传唱 的民间童谣曾是广州人儿时的集体记忆。水浸,这个似乎专门为广州发明的词汇,如今再次被高频率提及时,却并没有唤起人们的美好回忆。
  一周三场历史 罕见的特大暴雨让这座城市不堪重负。暴雨面前,广州中心城区的排水系统如此不堪一击,令公众对这个繁荣大都市的地下系统产生种种质疑,当广州因亚运忙于“穿衣戴帽”工程之时,暴雨无 情地扯开她华丽的外套,人们看到的却是衣衫破旧。
  暴雨初停,口 水不止。尽管官方对内涝作了详尽的解释,但城市市政设施滞后已然成为不可回避的话题。
  世界样本
  对于治水,广 州曾是世界的样本。
  这个处于珠江 口的城市,常年受热带季风影响,雨水颇丰。汇聚于中心城区的231条河涌,让这个城 市伴水而生,也因水而产生种种烦恼。历史上,治城先治水成为维系这座城市的关键。
  广州城的排水 系统依自然地势建造。早在西汉时期,广州即拥有了水系枢纽工程,其材料的选择、技术线路的处理、总体布局均具备了现代水闸的雏形。其时,广州城的水系设施已较为发达。到了宋代,形成了六脉渠和护城濠两大系统,城内 雨水、污水由街道小沟流入六条干渠,然后排出河涌,城外的则排出护城濠,再流入珠江,使城内无水患之忧。专家曾评价称,六脉渠对广州的贡献不亚于都江堰。
  新中国成立前 ,因城市道路建设,六脉渠被改建为马路渠,将流入脉渠的各个街渠接入大渠,新中国成立之后,广州市政府曾对六脉渠进行了全面清疏,1952年起,结合城市建 设,逐步对六脉渠进行改造,并以新建马路干渠替代。从建国后至上个世纪90年代,广州市的排 水系统随着城市的发展而不断完善。
  广州市水务局 副局长吴学伟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广州市中心两千年来均未发生过改变,排水系统围绕着市中心,逐渐扩大,汇成网络,依自然地势形成了由总干渠、马路渠、内街渠三部分组成的市内排水系统。排水管网收集雨污水后排入 马路渠或内街渠,再流入总干渠,最终汇入珠江。
  一位业内人士 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1990年之前,广州城市 的排水系统基本上是先建设后规划,地上与地下同步进行。90年之后,城市的发 展要求排水系统从粗放式排水向细化式转变,改变原有雨污合排的局面。广州市排水系统在原有基础上,划分为雨水排水系统、污水排水系统、合流排水系统和防洪排涝系统,并仍然采用重力自排的方式,依靠地势通过雨水管收 集地面雨水,就近排入附近河涌。
  然而,这种自 排方式弊端明显,随着城市建筑物增多,地表地貌发生变化,加之原有地形限制,一些地势低洼地带便成了“锅底”,城市水浸 “黑点”随之形成。
  90年代中后期,广州 市委所在地法政路便成为“黑点”之一,每遇大雨, 附近就成了一片泽国,吴学伟回忆,一次雨后积水,“市委书记的办公桌 都漂了起来”,直到2003年左右建起水泵站 ,实施强排才解决了水浸,但市区几百个类似的“黑点”,又成为日后内涝 的隐患。
  亚健康的地下 空间
  事实上,广州 排水系统在长期的运行过程中一直处于“亚健康甚至不健康 ”的状态。广州因亚 运临近,建设项目过多,一些建筑垃圾堵塞了排水管道,使管道的过水能力降低甚至丧失,广州密集的河涌在为雨水提供就近便利排放的同时,在出现大范围的强降水的情况下,平时水量极少的城区河涌在上游及沿线汇集了大量 地面径流雨水后,水位暴涨,原有的雨水排放口被全部淹没,在局部地区对排水系统形成顶托甚至倒灌,即出现内涝。
  吴学伟说,因 广州很久没有遇到暴雨,从政府到民众,对于暴雨的重视程度不够。原来地下车库都配有水泵,但水泵多年未用,已年久失修。“天天遭贼,就会防 贼,贼十年没来了。”吴学伟比喻道。
  历史上,广州 曾多次发生内涝。以1915年为例,水患持续 了22天,其中涨水 8天,退水过程达 14天,造成10万余人残伤。进入 21世纪,2005年和2007年均有过强暴雨造 成街区阻塞,但都没有超过此次的频率和强度。
  此次水浸街引 起媒体高度关注,当地官员解释道,其实公众少有关心那6名因灾而死的群众 ,而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了千余辆浸于水中的私车。
  根据建设部与 国家质监总局2006年联合发布的《室 外排水设计规范》规定,同一排水系统可采用从“半年一遇”到“三年一遇”的标准。而广州市 排水系统则采用了“一年一遇”的标准。
  从资金投入的 角度,一般都选用一年一遇的标准,但这一标准显然低了。”吴学伟坦言,标准 过低是造成内涝的重要原因。不过,吴也说出了当下城市排水系统建设的瓶颈:“当你手里只有一块 钱,而你想做100块钱的事情,那是 很难做到的。”
  此次水浸之后 ,广州市立即做出调整,将“一年一遇”提升至“五年一遇”。有观察者指出, 哪里出问题就解决哪里是典型的“头痛医头”,并没有从全局角 度和前瞻性看待水问题。
  此外,城市的 水泥地面和沥青道路也是造成内涝的另一个硬伤。吴学伟说:“原来有农田、绿地 、池塘,雨水大部分可以就地消化,但城市的建设使其消失了,造成排水系统压力过大。”
  广东城乡规划 设计研究院城市设计所副所长李志发现,中国城市中绿化带大多高于道路,而绿化带是缓解排水系统压力的重要手段之一。“巴黎香榭里舍大街 两侧的绿地低于路面,而我们却本末倒置地把绿地抬高。”
  早在两年前, 芝加哥就采用一种渗透式水泥重新铺路,让雨水不会积在路面,可以流入地表。 广州水务局一位官 员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尽管国内也有这种新式材料,但价格昂贵,难以承受。
  广州内涝之后 ,越来越多的人憧憬巴黎可通车舟的地下排水系统。但吴学伟认为,排水系统建立在城市可控性之上。巴黎百年前的设计是基于对城市百年后发展的一个合理预期,而对于中国大多城市而言,城市发展是难以控制的。
  如今,备受关 注的是,2009年,广州水务部门 曾投资9亿改造管网系统, 但仍造成了大面积的水浸。吴学伟解释说,9亿元重点治理全市 228个水浸“黑点”,主要内容是清疏 管道、增大排水管和建设必需的排水泵站,目前已完成70%。而在此次内涝中 ,改造过的区域并非发生水浸情况。
  因“黑点”处于低洼地带,解 决水浸的唯一办法就是建立泵站,实行强排。按照广州水务局的实施方案,对于这些处于“锅底”的“黑点”,将在其“锅沿”上建起围堰防止倒 流,配合水泵,将“黑点”变“白”。
  但在吴学伟看 来,尽管这种方法可以立竿见影,却不能一劳永逸。对于已形成规模的排水网络,不可能因其排水标准低下“推倒重来”,只能通过湖调蓄 、泵强排来解决。吴学伟说,对于现在的广州排水系统,只有这两条路可走。
  为此,广州开 始大规模修建人工湖,今天3月,广州最大的人 工湖开工建设,充分发挥人工湖集雨调蓄的作用。
  “我们准备分流域治 理,扩展河道,同时在河涌与珠江汇流处利用现有河闸,建起大功率泵站。”吴学伟说,因潮汐 原因,当珠江水位高于河涌水位时即关闭河闸,防止珠江倒灌,但若此时出现强降水,就无法向珠江中排水。河闸处修建泵站后,不开闸门,实现跨跃闸门强排,既可防珠江水倒灌,又可解河涌之忧。
  但吴学伟也说 出了自己的担忧:一旦海平面上升,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变成徒劳。
  如今,广州市 水务局仍然沿用着1995年的《广州城市排 涝总体规划》。这份从1995年至2010年的规划中提出, 当市内发生20年一遇暴雨,而外 江又出现年最高潮位均值时,市内将不受涝,但百年一遇的暴雨不期而至,超出了原有的规划范围。
  “规划应该是动态的 ,排水系统的工作要根据实际情况调整计划。”吴学伟说,在即将 实施的《2007-2020年的广州市雨水系 统总体规划》中,2020年的远期目标是建 立与完善覆盖广州市辖十区两市范围的现代化雨水防灾抢险系统,争取达到发达国家先进城市水平。
  尽管如此,业 内人士对这一目标并不乐观,此次暴雨更像是一次地下考验,广州的样本意义不言而喻,当地下排水系统无法承载这个城市的飞速扩张时,问题就会从地下浮出水面。
       龙康给排水技术转 发
上一篇:室外雨水排水系统
下一篇:节水技术在建筑给 排水系统中应用
0
友情链接:    诚信彩彩票官网   盛世彩   v8彩票   盛世彩   诚信彩彩票手机app下载